這週五本來興沖沖的帶小人去試上美術課。說是試上還是有繳費的啦!這堂課的主題是「天空」。


一個小時的課上下來,本來就喜歡畫畫的小人,帶她去跟大家一起畫畫,開心是一定有的。

但是說實在課程普普通通。

我個人的感覺是一開始的確有如我期待的去帶領小人們看幻燈片觀察,也有教導使用不同媒材。

但是過程中並沒有用到團體上課的好處。也就是不但沒有合作、觀察,甚至最後連基本的分享都沒有。也就是從頭到尾,跟在家自己畫沒什麼兩樣。

好歹我們家小人她爹娘明明就可以自己帶觀察與基本媒材使用,去上課就是要她跟其他小朋友一起學一起互相增長。

所以這個部份的目的性挺失敗的。


另外題材也沒有什麼延伸創造性。

整堂課的重點就是老師希望小朋友有觀察到天空除了藍色還有各種可能跟色彩。

然後很妙的是小人們依舊必然的挑了自己喜歡的顏色來畫大片的天空。

三個小男生還是畫了深藍色,我家小人跟另一個女孩分別挑了黃色跟粉紅色。

 

我覺得挑喜歡色是一個小人必然的行為。

如果是我可能會誘導他們因天空顏色不同所以引導設定的時間情景等來延伸繪畫後面的飛機部份,一方面也延伸前面的討論觀察。甚至包含飛機的方向等,而不是讓他們最後只是隨自己高興把飛機往天空背景上隨便一丟。

尤其前面還花了不少時間解釋飛機是用透明片做的,所以底色會改變整體顯示的顏色,可是後面的操作跟這一點關係都沒有,也沒有再出現這方面的引導。

所以課程上我覺得目標有設定,細部操作與引導執行則沒有明確的實現這個目的。

且個人覺得設計內容的方式有點粗略。


老師最後把家長們請進教室看畫。

我以為是要分別請小人發表或是一張張看畫。但是只是老師要跟家長們解釋今天的主題在幹嘛。

根據以前在學校的經驗,美術教師也許比較不善言辭我可以體諒。不過當老師除了「讓他們看幻燈片發現天空有不同顏色」,然後我們就一起看著小人畫尷尬靜默,還等我去看其他小人的畫打破僵局試著聊天就有點詭異了。

而且還跟我說大一點的小朋友才會想到畫飛機窗戶......這只會讓我覺得,看完飛機幻燈片一起觀察後,老師在執行作畫時不就該引導小朋友發表想法跟決定執行方向嗎?也不是說小朋友都該畫窗戶,而是觀察得結果要被延續產生影響才有意義啊(也就是應該最後畫出來沒有窗戶應該是小人有某種意見,而非年紀太小所以不知道要畫窗戶)!

 


雪上加霜的是這間機構教室不大,然後隔壁教室剛好有一個大約小學五年級樣的男孩兒生病了。

老師們熱烈的討論他是不是發燒了等等,說是一來教室就說頭昏趴在旁邊等等。

接下來我仍然在小人兒門外觀望上課,聽到老師說請小人去把爸媽請進教室。於是我就轉身要去休息區想說好歹把包包拿在身上。    

 

結果......

那個生病的大男孩剛剛被一個不知道是老師還是其他家長的大人扶躺在休息區的邊邊,然後身上「蓋著我的長羽毛外套」.......

我整個大傻眼。

但畢竟那個小人也生病了,我總不能毫不留情的把外套就抽走讓他冷死。

所以我就指著外套問旁邊一個一臉不關己事吃東西的媽媽(她也是那天的極品!)。

那個媽媽很幸災樂禍的說:「妳就拿走啊!」。

我問說:「那他怎麼辦?」

這時候這位應該孩子在這上課很久的媽媽就說:「不用理他啦!他們教室其實有被子。」......

我整個大怒!因為......我有帶嬰兒噎!


教室也就這幾個老師在,現場不超過五個家長,教室外不超過五個孩子,我離那個地方就隔一個櫃台。為什麼沒問過我就把我的外套蓋在生病的孩子身上?

......除了三歲半的小人,我有帶嬰兒噎!我有帶嬰兒噎!有帶嬰兒噎!......

 

萬一那個大孩子是腸病毒之類有強傳染性的疾病。


......真是覺得會不會太過份!

外面下著雨還是今年入冬以來不到十度的冷氣團,等等我還要騎車載她們兩個。所以我也不可能把外套捲一捲就不穿。

所以我只好溜到教室門口,不停的伸手跟手部消毒機要酒精,然後盡可能抹在我這件四千多塊的羽絨大衣上,邊想不知道這樣會不會破壞布料材質!(但是就算只是感冒,犧牲衣服我也不希望小人有機會被傳染@x@)

偏偏我裡面又是無袖背心,所以外套一穿上身內層剛剛覆蓋生病娃兒的地方還是會接觸到我全部的上衣。所以等一回到家只好在一個下雨潮濕的全年最冷天,居然把自己最暖的兩件外套跟斗篷背心快快全部丟進洗衣機(平常沒事做這種事應該會被罵發傻了吧)。

 

但是心情就很難洗乾淨了!實在令人不舒服。

 

下週因為已經繳費了,小人也很期待,還剩一堂課要上。

我說當然一定也有家長很愛那邊。

課程方面是個人認知,但基於此雪上加霜事件,等下週上完課,我想我再也不去也不會跟別人推薦這個地方了。

 

 

p.s

後記~~~

 

後來我跟教室老師反應這件事。

首先那天那個拿我外套的大人是其他家長不是老師(但是談話當中發現她應該是主任先生那邊的親戚)。

然後我心裡有偷偷傻眼,因為其實行政老師有瞄到這件事,她們還偷偷慶幸我沒生氣。殊不知以我的脾氣,加上當天大小兩孩兒都失去耐性想回家,當天我發難一定會場面超難看。所以等我能平心論述此事我才打算用「反應」的,而不是直接發火!

 

不過至少在我要求下,那個家長真的有打電話給我,用聽起來就很尷尬的聲音跟我道歉說她當時沒想那麼多(話說回來最好是隨便偷拿別人東西叫做多想啦!)......好吧!算是有誠意的解決了。

 

不過說實話,因為一開始教室其實行政老師並未出口「道歉」或「對不起」,只一心要安撫我別再生氣這件事。

後來我說要請那位家長打電話給我時,行政老師的一口氣也就是「安撫再安撫」!


等到我說如果是教室顧慮那個家長不會願意打電話的話,就跟他說我外套裡本來有錢,她拿了以後就不見了!教室老師才緊張的立刻去打電話給主任,然後隨即主任才出面來找我。最後也才出現那個家長的電話。

所以,所以我就不在標題上加上教室名稱了但是很抱歉也不會撤文。想選擇教室的看倌如果想知道,主動問的我才會說。可能是機車了點,但也算是對它們被動要求下才解決,回覆以被動的不良經驗分享。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shley 的頭像
Ashley

Ashley的奇異世界

Ashle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